• 正序看贴
  • 倒序看贴
天海如歌

jph_15281887594232df17575-cf2f-411c-a152-bfd04cdb5d2a@640w_1l

古语说;“仓颉造字,造化不能藏其秘,故惊天地,天雨粟;灵怪不能遁其形,故鬼夜哭(泣鬼神);能愈多而德愈薄矣。汉字是属于表意体系的文字,是音、形、义的结合体。与武术战争有关的汉字,带有对武术战争问题及战争相关因素的认识,蕴含和记载了中国古代对武术战争的根本看法。据统计,甲骨文中与战争有关的字,如兵器的戈矛、方国的夷羌、战时的射卫、俘虏的囚杀等,占总字数的8%,大大超过了有关(1.7%)、住(6%)、行(3.6%)方面的字数。

汉字写下了中华文明的过去,也融入金戈铁马、纵横捭阖的较量中,考察汉字中武术与战争的“痕迹”,探寻武术与战争史上的汉字源流,对于认识中国古代武术战争观以及武术实战意义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jph_15281887876180a2da6b3-489e-4f39-a419-b62cba6a8ea1@640w_1l

一、汉字中的疆域观

汉字与其他文字一样,与国家相伴而生,在诞生时自然而然地承担了表达国家疆界范畴的功能,也反映了疆域与战争防卫的关系。其中,最为典型的是“或”字。“或”是“域”和“圆”的初文, 《说文解字》中提出:"或,邦也。从口,从戈,以守一。一,地也。”也就是说,用武力“戈”来保护自己的领土完整。

另外,"域,从土,或(yu)声”"堡,从土,保声”,等等,都说明了疆土是国家存在的物质基础和心理基础。“守土” "卫国”需要“戈” (武功)来作为基础和达成目标的手段。除此之外,汉字中没有用到其他更为明显的字形形式。也就是说,汉字在“国” "域”等表示疆域方面上,充分反映了古人“兵者,国之大事”的思想,有“戈”则有疆,无“兵”则无国。《易经》:“重门击柝,以待暴客”引发战争的因素多是由争夺疆域和自然资源引起的。汉民族自古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疆土意识,保卫“王土”的完整和安全,需要在边境地区进行防卫和管理。在保卫疆域方面,有护“城”卫“邑”之说。“城,从土从成”,本义是土筑墙垣,"所以盛民也”,用于防御外来入侵;"邑”,上为口,表疆域,下为跪着的人口,偏重于指规模较小的村落、城镇。《吴子,应变第五》指出:"凡攻敌围城之道,城邑既破,各人其宫。”反映了“城” "邑”虽大小不同,但对于保卫疆域都具有支撑作用,是对自己意识的表现。

jph_1528188858822b6a64b85-1d85-44e3-a197-d835f2fefb23@640w_1l

二、汉字中的武术攻防观

汉字中, "伐”与”戍”,均”从戈”,也就是说,这两者都与“兵者”直接相关。伐者,左人右戈,人持戈也;戍者,下人上戈,人何戈也。《说文解字》中有: "伐,击也”, 《广雅》认为:”伐,杀也”,一击一刺为一伐; 《说文解字》又有: "戍,守边也”,人持戈以抵挡,戍守止寇贼是其本意。以上两个汉字的”一攻一守”,从字形上就生动展现了敌对双方你击我挡的武术战斗场景,也反映了古人对武术争斗形式的高度认识,扩展起来还体现了争夺土地、疆域的战争目的。攻防作为武术的基本形式,还明显地反映在"矛”"盾”这两个汉字。“矛”,象形字,一头带尖的长柄武器,柄上有扣环,为进攻之具,操戈执矛,用以刺敌; "盾”,象形字, 《说文解字》 认为: "盾,跋也。所以扦身蔽。”手持护牌,举在头上,让敌人看不到攻击点。武术的招式就是防守,功法,就是进攻。古战场上,无论是兵车对垒,还是短兵相接,士兵一手持盾保护自己,一手持矛进攻敌人,都形象地表明,中国古代的兵家早已认识到“消灭敌人”与“保存自己”这对辩证统一的关系,并通过兵器的制造和使用来统一这对关系以实现战争的目的。这就是武术家保守的原因。战争的形式是武装人员的武力对抗。"武”是战争最为重要的代名词之一。楚庄王曰: "夫武,定功最兵。故止戈为武。”意指能止息战争的,才能叫做具有武力。这是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将“武”看成是“从止从戈”的会意字。事实上,甲骨文中的”止”,是脚趾的象形,表行进,在“武”中与“戈”组合,表示持戈而行、出征作战。又如《汉书·弄法志》中有:"当斩左止者”,颜注:"止,足也”。古汉语中, "止”都代表足趾,也就是人的足迹,几乎都有前进、进取之义,而绝非中止、制止。因而,从汉字的本源来看,"武”的原始本意并非后世会意而生的“止戈为武”,而是象形义的“出征、进攻、征战”。也就是说,"武”中“攻”的意味更重。没有进攻,就没有武力的对抗。攻击力武术家们所追求的目标。甲骨文中征伐类动词共有征、伐、敦、执、捍等14个,侵扰类动词共有侵、出、启、至等7个。与之对应的防御类动词则较少,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古人的“重攻”思想,依稀可见“进攻是最好的防御”思想萌芽。武术中所流传的功法套路就是增加攻击力的方法,就是防御性的化解也是为了增加攻击效果。

jph_15281888832793084e40d-f0a3-438c-bcf7-df2f6bdfb146@640w_1l

三、汉字中的武术策略观

战争就是欺骗,是扩大了的搏斗”,在甲骨文中称为“伐”"争”,其他古籍中为“戒”"兵”"征”"斗”等,后多称为"战”。繁体字为“戰”,从单从戈,其中,战之声符为“单”。就是武术的技击,意即兽性的冲动和残杀。这些与《说文解字》中的“战,斗也”基本一致。而从“争”的字形上看,为两手夺一物,可会意为争夺资源与地位而征战不休。而从隐义来看,两股力量的争夺,其结果不是一败一胜,就是两败俱伤。而后者为争斗双方所竭力避免的。因此,"争”最好能形成一种平衡,古人造出的“静”"筝”等一系列字也含有和谐、稳定之义,与“争”的动态平衡暗合。“自古多征战。由来尚甲兵。”"战争”二字,融入人类发展史中,既有“战”投射的非理性冲动,还有“争”展现的敌对双方力量对峙,以及升华而成的维持平衡的格局。对战争暴力性和平衡策略共生互补关系的认识,是汉字中蕴含的最大的战争策略。除了在暴力与平衡之间控“势”的大策略之外,中国古代的策略观还少不了“计” "谋”二字.《说文解字》认为:"计,会算也。”《广雅》认为:"计,较也。”计,从言从十,本意是“数,数、计算的意思”,引申为比较、谋划。《孙子兵法·计篇》有:“故校之以计而索其情,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文中明确提出, "计”即"算”,"庙算”是制定策略的基础,也是战争胜利的基础。《说文解字》有:"谋,虑难曰谋。”《孙子兵法》将《谋攻》与《计篇》并列,杜牧《孙子注》中有:"庙算之上,计算已定可以谋攻。”谋攻中,首先是慎战, 《论语·述而》认为:"子之所慎:斋,战,疾。”对待战争,在中国古代即已认为兵法的最高艺术是“无为而战、不战而胜”"不战而屈人之兵”思想也反映了中国军事文化的核心是以道立国而不是以兵立国。若不得不战,最好慎重首战,谋定后战,以谋为本,一战而胜。相比于西方人注重技术,东方人更注重谋略。具体的谋略内容,"快”如”兵贵神速”,"准”如”权敌审将”,"全”如”算无遗策”,"活”如”柔能制刚”,更重要的是如”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最终实现”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以劣胜优”拳谱上说:“眼中形势胸中策。来来往休停止,诈敌三方斗一方。拳打人不知。出手不露稍,露稍不为高。手是两扇门,全凭脚赢人。”

jph_1528188917808eaf68e3f-cd28-437d-9ad7-945d56795c9c@640w_1l

四、汉字中的招术分析与军事情报观

武术招术是古人在长期与敌人交手过程中,经验与总结、分析预见性的将敌我在战争中的攻防动作提炼出来专门训练的动作方法。甲骨文献中更是充斥着对敌情的求索。到了周朝,"观”卦就是要掌握敌我各个方面的情况,主张既要“观我生”,又要观其生”,"观”都是获取情报、辅助决策的重要方式。《说文解字》中有:"观,谛视也。”意即仔田看、全面看、反复看,"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还有“相”"因”。《说文解字》中还:"相,从木从目,省视也。”省视”义为全面仔细地查看;"因,从口(wei)从大。就也。”"因”的“口”类似于“国”的口”,意即把”口”内因素放大,便于更为全面、透彻、准确把握情况。综合对以上汉字的分析,可以说,古人早已认识到,观情而定、相机而动、因敌而变,才有可能获得战争的主动权。”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知”,即获取敌人有关的情况和资料。《易传》认为,战争胜负、宫廷政变、人吉凶等社会现象的初始迹象和征兆称为”几”,知彼知己”要“知几” "极深而研几”;《老子》量变推动质变的朴素认识的基础上,提出“知常阅明”;还有《管子》认为:“知形不如知能。知能不如知意”,——知道对方的意图。《孙子》则主张”先为不可胜“,并指出"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不可象于事,不可验于度,必取于人,知敌之情者也。要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作用。传统武术只有反复不断的练习才能知己,然后方能御敌。《孙子》中的 “料敌”“审察”等,这些都与具体的汉字相对应。"问”"算”"识""测"等汉字,表示“料敌“的不同环节,用以达到“测深敌情”的目的:’“目”“ 候” “间”“谍” “斥”等汉字,均有军事情报侦察人员之义, "凡欲征伐,先用间“间谍"战者必用间谍,以知敌之情实也”, 且可肩负“分散其众,使其君臣相怨,上下相咎”的更大作用。“望”“目”“见”等汉字,都是审察观望的意思,表示对敌方的军情进行侦察,"察数而知理、审器而识胜、明理而胜敌“,也反映了古人对战前情报极端重要性的认识。

jph_15281889341682e320054-a52a-4a24-a6cf-0e478702b603@640w_1l

五、汉字中的装备观

通常来说,西方重实力,中国重谋略。在崇尚智慧、兵法的文化氛围中,对武器装备的硬实力的强调似乎弱化了。其实不然,中国古代人和现代人一样,极为重视武器在战争中的作用,只不过“器胜”的思想因为汉字中的战争概念通常以类字来表达,将强调装备实力扩大为强调军事能力了,从而在形式上弱化了单纯的装备观。“兵”本意为兵器,引申为士兵,并被广泛用作与军事或战争有关事物的统称,类似的文字和例子使得原本的装备思想泛化为军事思想了。比如,《司马法》中强调,“凡马车坚,甲兵利,轻乃重。”本是在强调要加强装备建设,但又由因“马车、甲兵”可被赋予借代意义,而可扩大理解成军备齐全,乃强国之道。”反观古代军事装备的状况,在汉字中得到充体现, 《说文解字》所收的有关兵器类的字很多,而且分类很细。比如,长兵器有殳、杸、祋、戟、矛、钗、铤、锬等,

短兵器有刀、戚、斤、斧、钺、镆、䥺等,弓矢类有弓、弭、弧、弩等,护身兵器有盾、瞂、橹、铠、甲、钎、櫂、科、渠等。随着汉字的发展,不但有表示主战兵器的文字,还出现了表示军马战车类、军鼓军乐类、旌旗徽帜类、兵器配饰类等汉字,比如旌旗类的有旌、绥旗、旐、旂、常、旗、旃、麾、翳、幢等,旗帜的材料不同、配铃不同、柄制不同、颜色不同、等级不同、用途不同、所绘之物不同,都有对应的汉字来表示。些体现了我国古代武器装备门类多、分类细的特点,也反映了古代人对兵器的倚重。我国古代武器装备不但在实体上曾长期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从思想上来说也极其丰富。《管子》中指出: "故凡兵有大论,必先论其器”,古代军事家们更是深知“备用不便,则力不壮”"器械不利,以其卒予敌也”“器械不精,不可言兵;五兵不利,不可举事”。“重器”的思想表现在三个主要方面:在兵器制造方面,为了提高性能,提出“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十分注重吸收和运用当时先进的技术;在兵器使用方面,要求因时、因地、因敌、因器、因战的不同,选择使用不同的武器装备;古人总结性的称武术兵器为十八般兵器。

QQ截图20180607121112QQ截图20180607121125QQ截图20180607121138

赶紧回复一个吧,可以获得积分噢!
本贴共有0个回复,点击率10回到『爱上健身』
发表回复
也可按Ctrl+Enter提交!
回到顶部